長平之戰,用趙括贏面更大!!!

蠟筆小丸子 2021/03/23 檢舉 我要評論

01

長平之戰中,為什麼趙王堅持要軍隊出戰,以至於把廉頗換成紙上談兵的趙括?

傳統的儒家把眼光放在了趙括紙上談兵上,放在趙王不知人善任上。固然趙括和趙孝成王能力都有問題。

這並不是根本問題。

唯物史觀首先從經濟基礎角度出發,趙軍的糧草不濟才是根源。

按照廉頗堅守不出的打法,經濟實力更弱的趙國會在一戰未打的情況下因為斷糧崩潰。

就像兩個太極高手比拼內力,雖然沒有發招,但內力弱的一方被活活熬死。

在這種情況下廉頗是必敗的,倒不如找一個勇於出戰的將領博一把,趙括就承接了這個倒楣的任務。

上黨位置

02

我們接著把長平之戰往回拉。

導致這場戰爭的間接原因是——秦國制定的殲滅韓國的戰略(注意 不是趙國)。

我們可以簡單粗暴的把韓國理解為一個南北長東西窄的細長條,秦國的戰略是把它從中間切成三段,上黨郡就是最上面那一截兒。

未被切斷的韓國

西元前262年,武安君白起攻克野王,斷絕了上黨郡十七城與韓國的聯繫。韓國請求投降並將自己無法控制的上党郡獻給秦國,但上党郡守馮亭為了國家考慮,拒絕了韓桓惠王的命令,與上黨的軍民一起將上党郡獻給趙國。

面對天上掉的餡兒餅,趙孝成王顯然是心動了,他去找叔叔平陽君趙豹商議。

在這裡我們再看一下傳統儒家的觀點與唯物史觀的差異。

《資治通鑒》在轉述這段對話時,省去了《史記 趙世家》中記載的趙豹關鍵一句話:

「秦以牛田之水通糧蠶食,上乘倍戰者,裂上國之地」

趙豹說秦國用牛耕田,用水運糧食。

打仗勇敢的人分得最好的田地。

03

歷史唯物主義認為,牛耕和鐵器改變了生產力的水準,而生產力又改變了相應的生產關係。

比如秦軍的改革,讓勇者分得最好的土地。

生產關係反過來又促進了生產力的提高,使秦國在軍力上占優。

秦軍後勤用水運,也可以看作技術改變生產力的例證。

因為古代陸地運輸糧食的成本極高,包括運糧民夫和牲畜的口糧,車輛的成本和損耗。

但是修建了運河連通河道後運輸成本大大降低。

秦軍之所以挖運河,除了地利因素,制度因素外,還跟鐵器的普及大有關係。

否則讓一群老百姓拿著青銅的鏟子幹活,就跟今人拿諾基亞當錘子一樣——用是能用,但是用不起。

秦軍能挖運河,還因為他們的生產關係更高效。

在這裡就不一一展開論述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