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總督閩浙擋一面,劍指天京

蠟筆小丸子 2021/03/08 檢舉 我要評論

同治二年正月二十六日(3月15日),清軍夥同常捷軍攻佔紹興。時隔3天后,左宗棠一軍又攻佔杭州上游的桐廬,直逼富陽。

二月,左宗棠將大本營移到嚴州(在浙江上游),在這裡調度指揮前方的軍隊,因為他的下一個目標是進取浙江省城杭州。

三月十八日(5月5日),鑒於左宗棠在軍事上所取得的成就,清廷任命他為閩浙總督,兼署浙江巡撫。左宗棠手中的權力更大了,可以與曾國藩平起平坐了。

此時,楚軍也有3萬多人,雖然在人數上不占什麼優勢,但兵將團結一致,士氣正旺。

而太平軍方面已經危在旦夕,在金華、寧紹兩大戰區失陷後,失去屏障的杭州便危險了。為了力保杭州,李秀成便決定在杭州西南的富陽屯兵,

派杭州守將汪海洋親臨富陽,準備和楚軍決一死戰。為了勝算大一些,還從江蘇調派陳炳文部馳援富陽,並命他統帥杭州戰區各軍。

左宗棠本以為太平軍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沒想到在攻打富陽時受挫,5個多月都未能前進一步。

太平軍大隊人馬防守固然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還有其它原因也對楚軍極其不利:

為了牽制楚軍東進的步伐,皖南太平軍分兩路由皖入贛,攻取左宗棠的後方。為了確保後院不起火,左宗棠只得調劉典一軍八千多人回建德,轉向皖南。

這時,左宗棠直接指揮的3萬兵力分佈很不集中,除王開琳、劉典兩軍一萬多人部署在皖南外,

還有萬人分別駐守下游的桐廬、新城和上游的遂安、淳安以及金華、衢州、嚴州等地。所以,楚軍雖然號稱3萬多人,實際上只有蔣益澧一萬多人進攻富陽。

再加上天公不作美,因為瘟疫流行,楚軍先後病死四千多人,偏偏軍餉又比較缺乏,要命的是左宗棠也得了瘧疾,楚軍陷入困境就在所難免了。

左宗棠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而李鴻章的淮軍卻聯合英人戈登的常勝軍,一路披荊斬棘,已經在七月十五日(8月27日)進圍蘇州。

一個小小的富陽就阻擋了楚軍前進的腳步,這也未免太丟人了。

為了不落在同行的後面,在萬般無奈之下,左宗棠決定借洋人之力,啃下這塊硬骨頭。

八月初七日(9月19日),左宗棠一軍同德克碑的常捷軍向富陽大舉進攻,德克碑用大炮轟開城外營壘,於是,在第二天便攻佔了富陽。

雖然攻下了城池,左宗棠的臉上卻沒有半點喜悅之色。畢竟,借洋人之力打勝仗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他心中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掃清太平軍的週邊堡壘後,楚軍就兵臨杭州城下了。杭州的得失對太平軍能否在浙江立足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所以太平軍進行了一系列的反攻,但沒什麼實際的效果。於是只好在杭州城的四周挖掘長壕,準備堅守。

左宗棠在十一月從嚴州進駐富陽,並到余杭前線視察。十二月,左宗棠下令攻打杭州和余杭兩城,面對楚軍的攻勢,杭州與余杭的太平軍分別在陳炳文、汪海洋的率領下奮力抵抗。 

由於太平軍拼死抵抗,杭州雖然被圍攻了兩個月,但還是沒有攻打下來。不過,太平軍已經成了甕中之鼈,不僅在杭、餘一線緊張,整個形勢都變得十分嚴峻。

同治二年十月二十四日(1863年12月4日),李鴻章的淮軍攻佔了蘇州。其實,這是李鴻章白撿了一個便宜,因為淮軍沒費什麼力氣。

太平軍的守將郜永寬等刺殺了慕王譚紹光,投降了淮軍,所以,長江下游的主要城市蘇州才落入了淮軍之手。

同樣是帶兵打仗,怎麼自己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呢?左宗棠鬱悶了,怎麼淮軍的速度這麼快,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李鴻章這小子插手浙江的事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