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熱臉貼了冷屁股,英雄無用武之地

蠟筆小丸子 2021/03/29 檢舉 我要評論

和西方帝國列強相PK,一般人連想都不敢想,更別說真刀真槍地幹了。清政府其實也是這種心思,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清政府更願意用真金白銀來換回新疆的自主權。

但列強已經不滿足于真金白銀,他們要把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即使是軟弱的清政府也不會答應。刀已經架到了脖子上,清政府別無選擇,只能放手一搏了。

必須派一員足智多謀的猛將來擔負這個重任。

清政府把手中的大將過了一遍,最終定格在左宗棠身上。一來,他身在甘肅,距離新疆比較近;二來,他名聲在外,骨子裡有股不服輸的精神。

只有這樣的人在西方列強的槍炮面前才不會暈菜,也更有希望把新疆奪回來。

清政府沒有看錯人,因為左宗棠的確有這樣的雄才大略。

早在鴉片戰爭前,左宗棠雖然還沒有去過西北,但他從全國軍事戰略的高度對中國的山川攻守形勢進行研究,認為新疆在西北地方具有很重要的地位。

左宗棠在北京還與以研究西北史地而聞名的學者徐松相識,並從他那裡得到了《漢書•西域傳補注》《西域水道記》等有關研究新疆的著作。

道光十八年(1838年),左宗棠第三次會試落第後,在家閉門苦讀了新疆研究的專著——《西域圖志》,後來又讀了陶澍複陳西域事略的奏稿。

在湘江舟中與林則徐會面時,也談到了西域時務。林則徐提出的俄國始終是中國心腹大患的觀點在左宗棠的頭腦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同治十年(1871年)七月,左宗棠聽到俄國派兵侵佔伊犁的消息,時任陝甘總督的他敏銳地察覺到沙俄日益膨脹的擴張野心,意識到敵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面對強大的入侵者,左宗棠沒有猶豫膽怯,發誓要與此虜周旋到底。他不顧自己衰病的軀體肩負起了禦侮衛國、收復新疆的重任。

應清政府的多次詔令,左宗棠一面派徐占彪抵肅州以替出烏魯木齊提督成祿出關,一面致函請假在湖南的劉錦棠,讓他挑募數千精兵強將,在九月西行,保家衛國。

清政府雖然離不開左宗棠,但眼看左宗棠的勢力越來越大,怕尾大不掉,所以,表面上好像要重用左宗棠,其實對他防備有加。

自乾隆以來,清王朝派往新疆主管軍政的伊犁將軍、烏魯木齊都統等都以滿族貴族等旗員充任。

當阿古柏和俄國軍隊先後入侵新疆後,清政府依然把規複新疆的希望寄託在伊犁將軍榮全、烏魯木齊都統景廉、提督成祿身上。

像左宗棠這樣的漢族地方要員很難得到督辦新疆軍務要職的。

左宗棠雖然對清廷的用人不當深表惋惜,但卻使不上力。大清江山是滿人的,只有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這些驕傲的滿人才會讓左宗棠獨當一面。

其實,左宗棠身為陝甘總督、督辦陝甘軍務,他的職責主要是鎮壓陝甘回民起義,而且此時的他已經年屆六十,

又有多種疾病纏身,他完全可以在隴事平定後告休回籍,享受天倫之樂。但國難當頭,匹夫有責,左宗棠不會為了小家而置大家於不顧,

所以,他向清政府籌議出關大略,敦促清廷制訂用兵新疆以保衛領土主權的決策。他寫給總理衙門的覆信中,從多個角度提出了規複新疆的意見和建議:

首先,通過軍事手段解決問題。沙俄是不會放棄霸佔伊犁的侵略野心的,只有通過軍事較量才能收回伊犁,這個指導思想不能變。

其次,用人有欠妥當。關外的景廉、榮全等軍兵力不足,關內金順、成祿等後路軍又冗雜無鬥志,派這種軍隊去收復失地,是天方夜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