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無力回天,讓人心寒的統治中樞

蠟筆小丸子 2021/03/19 檢舉 我要評論

撚軍終於被剿滅了,左宗棠可以喘口氣了,接下來,他就可以全力對付起義的回民軍了。

同治七年七月十三日(1868年8月30日),清廷下詔,命左宗棠帶軍隊從山西渡河進入陝西鎮壓回民起義。

上次入陝甘時,就準備進京覲見皇帝的,結果由於軍情緊急,沒有去覲見。如今,軍情緩和了不少,所以左宗棠有機會進京覲見皇帝了。

同治七年八月初五日(1868年9月20日),左宗棠乘船到達天津。初十日(9月25日)到達北京覲見大清皇帝。

左宗棠以前到京城只是獲得落榜的屈辱和鬱悶。如今,他已經成為威震一方的封疆大吏。人生戲劇化的變化讓他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些年來,他風風火火地和太平軍、撚軍等反清的勢力作戰,究竟是為了拯救民眾於水火,還是為了眼前這座京城?左宗棠自己都亂了,他好像被架在了空中,一下子覺得沒了依靠。

當他再次踏上京城的土地時,不覺心頭一熱。北京還在,紫禁城還在,自己苦心保護的大清政權還在。

但是大清的腐敗已經深入骨髓,百姓缺衣少食,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各地的農民起義不斷,衝擊著這個腐朽不堪的大清王朝;外國列強的虎視眈眈,更是讓這個王朝如驚弓之鳥。

左宗棠第一次感到有心無力,自己就是有三頭六臂,也無法改變大清的現狀。他真有些搞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死心塌地地為這個王朝賣命。

既然自己的大半輩子都在走這條路,現在回頭,否定追擊,又有什麼意義,只能是一條道走下去了。

小皇上還不到十四歲,這少年天子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模樣。虎父無犬子,想想道光帝,那麼洞察秋毫、明辨事理,他的孫子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兩宮太后都還年輕,據說西太后有當年武則天的女皇風范。左宗棠恨不得馬上見見大清的靈魂人物。

八月十五日(9月30日),當左宗棠在養心殿真正見到兩宮和小皇帝後,徹底失望至極。因為慈安、慈禧兩太后只是詢問什麼時候可以將陝甘問題解決,對百姓的生活及國家的前途毫不關心。

左宗棠只好謹慎地回答: 「非五年不可。」結果,慈禧太后嫌時間太長了,要速戰速決。

左宗棠心想,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有本事你去打打看呀。當然這是左宗棠心裡想的,對自己的領導說話要客氣。

所以,他羅列了一大堆困難,慈禧揮揮手道:「哀家不想聽你訴苦,你就本著‘越快越好’這個原則帶兵打仗吧。」接下來開始東一句西一句嘮起了家常。

左宗棠算是明白了,這次讓他進京的唯一目的就是儘快鎮壓西北的回民起義,還大清一個安定的局面。

嘮家常式的召見讓左宗棠感到非常寒心,最讓他想不通的是端坐在寶座上的小皇帝,望著遠遠的門簾子,並不看他。

皇帝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做了8年的皇上,接見大臣竟然一句話也不說,和擺設沒有什麼區別。不要說與12歲親政的康熙相比,恐怕與前代多難之主的咸豐也不能相提並論。

太后、皇帝「同治」天下,原來就是這樣「同治」啊。

如今,在太后和小皇帝手中的大清朝是興還是衰呢?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有這樣的擺設君王和只顧京城安危的太后,想要再現康乾盛世,簡直就是一廂情願、癡心妄想。

在來京城之前,左宗棠就耳聞:作為一國之都的京城,乞丐成群,大白天公開搶劫屢有發生,市民連吃飯都成了問題。

如今一見,果然不是傳聞那麼簡單。京城如此,整個天下可想而知,好不到哪裡去,恐怕遲早都要發生大變亂。

雖然國家安定久了,勢必要走向紛亂,誰也阻止不了朝代的更迭。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任何一代王朝都逃脫不了這個客觀規律。但左宗棠著實不想看到這一天的到來。

因為保衛大清江山是他的職責所在,如果大清不在了,他的信仰也就破滅了,沒有了精神支柱,那他就和一個死人沒什麼區別了。

連年的征戰,已經使大清滿目瘡痍,再加上洋人的侵略和欺侮,已經使全國上下都怨聲載道。如果皇上不能拿出好的治國方略,體恤民情,那大清真的是無可救藥了。

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左宗棠雖然為大清的社稷擔憂,但他也沒有回天之力,只有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為大清盡力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