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睡车”真诈骗,多名证人出来指证,这次马铃薯叔叔也被骗了

天马行空 2021/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天马行空

关注人生正能量,第一时间为您带来马来西亚最新的新闻动态、最有趣的生活琐事,我是小编古灵精怪的天马小行空,在这里有生活,有朋友,有故事,马来西亚的活地图哦

张秀凤(右起)、黄家涁和太太对名誉遭破坏深感痛心。

(乌雪15日讯)装修工友一家5口欠租睡车一事,出现惊人逆转,被指扣克工钱亏待伙计的老板和街坊们出面指责事主夫妇捏造事实,并出示许多语音记录和对话截图,证明他们歪曲事实,甚至曾与人串通诈骗善款!

除了老板黄家涁(34岁/装修业)、黄太太(32岁)、被诬赖咒骂他人全家去死的老板母亲张秀凤(60岁)和多位双文丹居民之外,该夫妇的债主陈伟伦也主动现身记者会,讲述为了追债扶养孩子,被迫与他们串通骗取400令吉善款抵债的经过。

黄家出示邱爱莉整理欠债记录的对话截图,而且虽然每周均开口商借数百令吉,但只分两个月还了总共400令吉,从未支付过房租。

黄家涁:夫妇从未在车上过夜

他们强调,来自沙巴的赵重锝和邱爱莉夫妇从未在车上过夜,充其量只是把轿车停在万挠电动火车站停车场数小时,不排除是旧技重施与车主合谋,假借睡车之名引马玲薯叔叔关志庭出手相助,俾获取更多捐款。

据知,在“假睡车”事件和获得为数不明的金钱资助后,赵氏夫妇雇用罗里将小屋内的电器搬空,连装在浴室的热水器也拆走,使屋主蒙受损失。

夫妇有工作能力却常缺勤

街坊说,赵重锝确患有痔疮,但邱爱莉仅是子宫长有水瘤并非生癌,两人均有工作能力却时时缺勤,放弃得来不易的工作机会后,就以子女年幼不能挨饿为由四处举债,从数十至数百令吉都大小通吃。

“小屋内由黄家涁所购的冰箱中,放满大家所捐助的冷冻食品,子女挨饿之说从何而来?这些食品也是在一夜之间被搬空。”

“村屋鸡犬相闻,大家都听得到两夫妇经常半夜打架,把木门也敲毁了两扇。”

“虽然声称没有能力让孩子上网课,他们但却能用手机上网滑脸书和煲剧。平日里打骂小孩的声音大家都听得到,尤其长女身上伤痕累累让大家感到心痛。”

他们也出示语音记录,证明邱爱莉狂骂警告她不可再殴打小孩,否则将报警的街坊。

根据语音,邱爱莉确指自己拥有殴打孩子的权力,警方也不能干涉。

两夫妻吵架进而动粗,打坏两扇木门。

结识妻子后一声不响飞去沙巴

黄家涁表示,赵重锝自小与他在双文丹长大,两人情同手足,故随他唤母亲张秀凤为阿妈,叫妻子做大嫂。

“他数年前结识邱爱莉后,虽然仍欠我一大笔债,但也一声不响的飞去沙巴,连我的拖鞋和手机都带走。今年2月他联系我,说是被高利贷追债想要回来投靠我。想到孩子可怜,明知如今的工作量难以养活这么多人,我还是答应先付飞机票让他们回来。”

“当时我说明只有一间存放工具的小屋可以免费让他们住,爱莉说只求有瓦遮头即可,没想到如今反咬我一口。而且80令吉的房租是她所提议,但从头到尾未曾付过租,更无涨租至200令吉之说。”

“赵重锝的日薪是70令吉,如有工作我是每周都支薪给他。但近日越来越难叫得动他开工,反而每周都借钱数次,每次200至300令吉不等。有一次向我借了1000令吉搞自己的生日会,所以我特意不付福建会馆租金,希望能给他一些生活压力。”

“虽然有扣工钱,但并非如邱爱莉所说般扣来抵前债,而是扣除他每周新借的钱以免他越来越没责任感。比如本周借了300令吉,工钱有400令吉,我便只扣150令吉,让他留有足够的金钱过活,没想到他竟如此胡说八道来中伤我。”

黄太太指在过去半年除了设法为孩子们找到奶粉赞助,即使本身家庭收入大受影响,但也依然为孩子网购尿片,不曾亏待赵氏夫妇。

黄太太出示对话截图,证明自己经常代为照顾赵家小孩,但却遭他们中伤。

黄太太:被污蔑“白做工”

另一方面,黄太太也反驳邱爱莉的“白做工”之说是污蔑。

“装修业已3个月不能开工,我们不想坐以待毙就决定转卖榴梿。赵重锝自告奋勇说要进芭场见识,我们也让他来捡榴梿带回家给妻儿吃,但却被歪曲事实说成是白为我们工作。”

“根本没有开工,何来工钱?我们甚至还为他付了榴梿钱。邱爱莉所说的100令吉,确实是开口向我借的。在目前的非常时期,我们一家大小的生活也不易,我是本著好意借她钱,结果竟被污蔑成扣工钱,白做工。”

“在此之前,我也常为邱爱莉看顾孩子,协助其长女做网课,还订了尿片送给他们,没想到换来的竟是这种结局,让我深觉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黄氏夫妇要求赵重锝和邱爱莉出来对质和公开向他们道歉,以还自己清白。

张秀凤:被曲解咒人赶人

被指咒人全家去死的张秀凤喊冤,并重播发送给邱爱莉的语音还原事情真相。

她说,自己视赵重锝如己出,经常用“私房钱”外带早餐给他们一家补充营养,早前得知他懒于开工和到处举债便十分担忧。

“数日前得知他愿意开工,我高兴得马上去做卤肉饭准备给他们带到工地去做便当。所以在家涁说他又缺勤时,我便很不开心,发了语音给邱爱莉。”

张秀凤在语音中并未提高声量,仅指虽然人手已经过剩但黄家涁仍把工作机会保留给有3个子女的赵重锝,认为邱爱莉应该体谅,不能老是要求丈夫陪在自己身边。 她相信,自己其中一句“死啦,这样不工作难道要全家被人赶出去吗”,被曲解为咒人和赶赵氏一家出门。

陈伟伦

陈伟伦(35岁/装修业者):邱爱莉借了400令吉不还

“邱爱莉向我借了400令吉后迟迟不还。我因数月没工开,深怕孩子断粮于是向她追债。她献议说会向万挠一家素食馆的女东主假称欠租400令吉,叫我在7月13日假扮是追租的屋主,让那女子相信而汇款给我。

她说,这笔捐款就当作还债。我知道这是在诈骗,但鉴于很需要这笔救命钱所以就同意了。

我明白不管理由是什么,诈骗是不对的,我公开这事是不希望有人继续以孩子为借口到处骗钱。 ”

白振勋(双文丹哈伦村管理委员会主席):糟蹋村民爱心

“村委会从未忽略任何贫困家庭的需要,在7月份送上4份食物篮和奶粉予赵氏夫妇后,也曾在福建会馆热心理事的捐助下,为他们支付300令吉的电费。

村民也捐出许多衣物,但都被丢在屋内当垃圾,让我们感到爱心被糟蹋。”

叶小姐

叶小姐(双文丹村民):图以装满水水瓶砸长女

“赵重锝曾跟我说,爱莉为了煲剧而任由10个月大的男婴哭闹,反而呼喝正在做功课的7岁长女去照顾弟弟。在长女手忙脚乱时以装满水的水瓶直砸过去,赵重锝扑过去护女结果背后被砸伤。

我们也确在小女孩身上看到一条条血痕,所以曾警告说要报案,被她咒骂得人人皆知。”

浴室内的热水器被拆走。

邻居指欢迎赵氏夫妇采菜吃,却得到他们只吃肉不吃菜的回应,因此质疑山穷水尽之说。

邻居指赵氏夫妇租住小房时,虽然没有工作但却连垃圾也懒得丢进屋外的垃圾槽,搞得居住环境不佳。

在赵氏搬离前,热心村民查看孩子的粮食时得知冰箱是满的,所以不存在挨饿的情况。

白振勋指村民捐赠给孩子们的衣物被丢弃,让大家感到遗憾。

屋内所有电器、包括煤气炉均被搬得清光。

天马行空

跟你说个小秘密,我想把一切有趣的,美好的事情说给你听,在大马,我很厉害的哦,关注人生正能量,就能找到我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