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开唱进帐27万,大马艺人黄若熙6年债务一次还清

司马姨 2022/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艺人黄若熙17岁与第一家经纪公司签约,积欠马币5位数的预支费用。她解约后努力还债,直到2020年在直播平台开唱,一个晚上获观众「课金」27万令吉,这才把欠了6年的债务给还清。

黄若熙近日在选秀节目《The X Project》担任「经纪人」的角色,她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谈到自己与经纪公司的合作模式,透露2012年与首家公司签约后,便以素人之姿参演黄明志电影《冠军歌王》,隔年获公司安排到台湾上课进修。

她在台湾当练习生受训的费用,以及每个月拿的基本工资,都是公司预先支付,待她出道赚钱后才慢慢偿还。不过,这让身为家中长女兼经济支柱的她焦虑不已,每天睡醒都会计算欠下公司的费用,某日惊觉「债务」已达5位数,再多几个月可能就逼近6位数时,让当时才18岁的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忆述道:「对那个年龄的我来讲,我想像不到以后该怎么赚钱。我14岁开始驻唱,一天可以赚150令吉,假设我欠8万令吉,那我是要还到几时?我要唱多少天才可以还这笔钱?我就越来越担心,然后家里又有问题,我有一点入不敷出,过得很辛苦,可是又要想办法给钱家里,就觉得我应该不适合追梦。」

她向公司表明解约意愿,尽管双方闹得有些僵硬,但还不至于到不愉快的程度,最终公司也同意在不需要赔毁约金的情况下放她走,而过去花在她身上的培训费用,也可以分期偿还。

黄若熙靠直播还清6年债务。

这笔债务一直到她22岁,透过室友的帮忙下顺利还给公司,25岁靠着一场直播演唱会,大大改变了她的经济状况。她透露那笔高达27万令吉的直播打赏金,扣除手续费后,除了让她拿回演唱会成本、一次还完欠下室友的钱外,还足以支撑她在疫情期间的生活费。

事实上,她2019年11月被诊断出扁桃腺炎后,就已停工数月靠着积蓄过活,不料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无疑是雪上加霜。庆幸的是,疫情期间让直播行业迅速崛起,黄若熙4月获邀加入某直播平台时,经搜寻发现该平台属于「绿播」行列,这才答应成为直播主之一。

她透露一开始的直播只有3个人看,到后来人数慢慢变多,她也因为观众的「课金」赚取不少生活费,坦言:「一个月的收入甚至比之前唱歌来得更多,第一次月入过万,我做艺人这么多年都没试过,所以真的很感激。」

为了感谢支持自己的粉丝网友,她决定自掏腰包,于2020年6月举办第一场线上迷你演唱会《没关系,我是黄若熙》,成功吸引3979人观看,总观看次数更累积2万6000次。她说:「我还记得我唱半场,要进去换衣服时,其中一个仲介人跟我说已经赚了人民币30万(约20万令吉),我吓死,唱完3小时候后变更多,真的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黄若熙自掏腰包,于2020年6月举办线上迷你演唱会。

唱不好被老板骂哭

黄若熙当年怀揣歌唱梦,与首家经纪公司接触后,发现当明星并没有想像中简单,更不是会唱几首歌就可以当歌手,过程中得付出、包装和学习。她解约后暂时放下对娱乐圈的憧憬,在友人的引荐下于2014年情人节到泰国工作,凡是能赚钱的,不管是监工、导游还是在pub唱歌,她都无任欢迎,就想着早日离开泰国回到自己的家乡。

而她重返大马娱乐圈的契机,全因导演马逸腾。当年马逸腾为了监制的电影《再见,我爱你》,亲自前往泰国邀请她担纲女主角,两人初次见面就被她婉转拒绝,但马逸腾锲而不舍,找了她3次,她才点头答应,心想:「我何德何能让一个导演来3次,觉得可能老天想要给我多一次机会。」

她回马拍完电影后又到泰国打工,2015年获网络视频电台ONFM邀请当DJ,才正式回吉隆坡工作,并与第2家经纪公司签约,直到2021年恢复自由身。而她先前与旧东家合作时,曾因老板要求完美的个性多次挨骂,除了演技被狠批,有次在台上唱不好,还被骂到躲在后台的楼梯间大哭。

不过,黄若熙表示可以理解老板的毒舌,过程中也让她学习良多。她感激道:「我之后接触越来越多人后,发现心脏真的有被他训练到很强大,外面的人怎么骂我、讲我,我都承受得住。我的反应能力也被他训练得很好,因为他很喜欢叫我跟他一起主持周年庆,要我临时给他反应,我只要做不好他想像的反应就会被骂,变成现在的我很会接球。」

黄若熙与沈展宁(左)合拍电影《再见,我爱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