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飞涨,大马老伯仍坚守本心,RM2.5一碗爪哇面9年不涨价,满满一碗全是料

朱雨欣 2022/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进入2022年,国内物价飞涨,餐饮业面对原材料成本的上涨纷纷提价,让不少消费者感到力不从心。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在大城市里,他们仍能以2.50令吉的价格,品尝到一盘用料足够打动人心的古早味爪哇面。消费者都把它当成沧海遗珠,很难相信几乎没有涨价过。

新年伊始,事事上涨的压力如潮水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槟城以街边面食闻名,但目前一碗普通面条至少要5令吉。但在阿依淡新市镇(发林)的云顶茶室,有一款爪哇面连续9年不涨价,一直维持2.5令吉的佛心价。

商贩名叫林连河(66岁),高中毕业后拿起锅铲,便拿起锅铲在槟榔律著名的格成茶室卖爪哇面。

格成茶室对面就是槟城地标建筑──光大,所以林连河当时的顾客主要是游客、上班族和老街坊。但在发展的巨轮下,乔治市人口渐渐外迁,老街坊都向外谋求发展。林连河也随波逐流,搬到阿依淡新市镇(又称发林)云顶茶室摆摊。

价格亲民打响名堂

一转眼,他已在发林定居18年,他的爪哇面也因超平民的价格和亲民而声名鹊起。就连从小吃吃惯了他爪哇面的老顾客也慢慢找上门来。

“他们早期大多出国发展,偶尔回国也会来发林光顾,说是痴迷于这种古老的爪哇面。”

槟城阿依淡新市镇(发林)云顶茶室2.50令吉。

“9年没有起价,希望老顾客吃得起、吃得下、吃得好。”

曾10年维持2元

不得不说,林连河的古早味爪哇面有干炒面和汤两种完全不同的口味,价格也一样。连续9年维持在2令吉50仙,便宜得令人难以置信。

林连河在接受光明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其实9年前,他的爪哇面只卖2令吉,也保持了10年不涨。最后老顾客看不过眼,一直催促他调整,他才妥协而已。

如今,由于冠病和通胀的双重压力,林连河不打算跟风,仍坚持薄利多销的立场,希望顾客玩得开心。

“谢谢你们(报纸)的关注,但希望你们不要做太多宣传,怕顾客蜂拥而至,生意做不来,会给顾客骂。”

坚持薄利多销

林连河说,他坚守价格的初衷,是希望顾客在经济严重萧条时期,依然吃得起、吃得下、吃得好。

他说,每天前来参观的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在疫情打击和百物上涨下,他们中的很多人被迫承受着双重打击。

林连河说,他和老顾客打招呼时发现,很多人入不敷出,压力很大。看到一些老顾客省吃俭用、量入为出,是他不轻易调价的因素。

“我的本事每天最多只能炒150盘,希望继续薄利多销,让任何想吃的人都能尝尝。”

“经常听到身边的人被扣工资,没有起薪,也没有奖金。物价不断上涨,但很多农民工的收入根本没有调整。”

原料起价非调涨借口

林连河承认,自己也面临着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单单黄面1斤起20仙,5斤就整1令吉,还有鸡蛋、叉烧、油葱酥及酱料等,也都陆续涨价。

“但我们做生意,不能趁机大幅加价,整天以原材料起价为借口,这不是奸商吗?我不跟上,把一切都转嫁给消费者,太不公平了。”

林连河炒面时浑身都在舞动,有顾客笑说他在跳「阿哥哥」。

炒得用力如跳阿哥哥

炒爪哇面时,林连河干劲十足。有老顾客开玩笑,劝他不要炒得太狠。他全身起舞,好像在跳「阿哥哥」,所以他还笑称自己是在卖「阿哥哥爪哇面」。

其实,他敬业快乐,不想让顾客久等,却在不经意间手舞足蹈。即使工作很忙,他也乐在其中,锻炼出了强健的体魄。

他坦言,自己很享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凡日子,还没想过退休。家里的孩子都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他的妻子只在家照顾孙子孙女。他没有其他生活负担,只想继续健康地工作,半退休,在爪哇经营一家小生意,充实晚年生活。

除了茶馆除夕、大年初一两天不营业外,除非有重要事情要办,他可以说全年无休。

干炒爪哇面最受落

林连河卖的爪哇面很有特色。与一般做法不同的是,他没有用马铃薯制酱汁,而是用蕃茄酱和辣椒酱调和酸甜风味。

炒爪哇面时,在快速翻炒的过程中,需要用猪骨汤保持面的湿润,再撒上切好的豆干、煮鸡蛋、叉烧和生菜配料,吃起来很开胃。

他的爪哇面酱和炒爪哇面汤都是用猪骨汤做的,所以每当到了摊位,他都会先把猪骨汤熬好,再切其他食材。

林连河一向自力更生,没有聘请任何帮手。因此,从做饭、捧面到洗碗,他什么都干,常常忙得不可开交。因此,他虽然经营早市,但他每天都从上午7点,营业至下午1点才能收档回家。

谈起他的爪哇面具有印度炒面风味时,到底是干炒爪哇面较好吃,还是有汤汁的爪哇面受落?有顾客说,两者都不错,美味可口。

林连河却小声笑说:“其实炒爪哇面更受欢迎,我卖吃得最多,炒得最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