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公司被水淹,损失上百万,仍进重灾区当志工赈灾,大马企业家:钱可以再赚 赈灾要紧

朱雨欣 2022/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去年12月18日,连续两天的降雨,雪州沙亚南太子园遭遇了历史上最严重的水灾。许多志愿者冲进灾区做救援工作。他也是灾难的受害者,公司遭受了数百万的损失,但还是冲进了重灾区赈灾。

陈顺福:钱可以再赚 赈灾要紧

慈济志工陈顺福接受访问时表示,他也是水灾的受害者之一,但他还是去了受灾最严重的沙亚南太子园赈灾。

“很多人问我们,是不是你在家无事可做,所以你有很多时间来帮忙。

“不,我们很多人都是受害者。”

他指出,他的公司位于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水深及到腰部以上,约四英尺。

他说他本来计划第二天回去公司处理洪水,但在互联网上看到破坏情况后,他决定当晚去太子园看看是否需要帮助。

他说,当他抵达太子园时,发现当地灾情非常严重,灾区范围非常大。

“然后我开始听到一些兄弟在现场说,他们没有食物,很多人被困在里面,无法获救。我很担心,想知道我是否能帮助他们。”

他指出,他在洪水发生四天后才回到工作岗位,因为他的公司合伙人打电话给他,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赈灾。

“我们公司是一家化学公司,基本上我们的三个仓库都被淹了,大约四英尺深。

“我的合伙人红了眼睛,他说我们这么多年来赚了这么多钱,结果一下子全赔光了。就在那时,我拍了拍我搭档的肩膀,告诉他没关系,我们还年轻,我们可以把钱赚回来。”

“这就是生活,”他乐观地说。“我们接受这样的灾难,我们把它当作上天给予的一个警告。”

因脚伤 负责协调赈灾

他指出,在太子园的救灾行动中,他的腿和脚受伤,必须接受手术。再加上韧带再次断裂需要时间恢复,所以移动不方便,时间多正在协调救灾工作。

但灾区的各种条件,让他几度忘记了来自腿和脚的疼痛,进入灾区之间的救济。

“有一艘船不能移动。当时非常紧张,我忘记了我的脚疼,所以我想帮忙推船。当我下水时,我意识到我不能走路了。”

尽管身体有残疾,他还是涉水帮助其他志愿者搬运物资。

与军人合作发放物资

他说,慈济在救灾工作中属于二线,所以它与军方合作,用军用车辆运送物资。后来,300名士兵与慈济志工一起参与清理工作。

“在周六和周日,我们每天有3000名志愿者来清洗。在太子园,我看到从槟城、吉打、霹雳州、柔佛和马六甲来的汽车和巴士。我真的感觉到了所谓的‘大马连心,爱铺满地’。”

大叔骑车45分钟到灾区只为捐钱

他回忆说,在救灾工作,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印度的叔叔从峇都喼(Batu Caves)来到灾区,只为捐钱给慈济让慈济赈灾。

“那是周六早上,突然一个印度叔叔戴着头盔走进来,说他想捐款。

我问他能不能留下来帮我们打扫。他说他听说慈济想帮助别人,所以他花了45分钟从峇都喼的摩托车。但是因为他病了,他不能帮我们打扫卫生。

“我记得当他拿出他的钱包,他花了很长时间把这两个RM50拿出来,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仅有的两张,但他非常真诚,因为当他拿钱出来时,他流着泪,说他很高兴,因为他终于有机会帮助别人。

“我问他为什么来这里。他说他来这里是因为他什么都做不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捐钱给慈济,这样他就可以帮助别人。我非常感动,一直陪着他流眼泪。”

杨张华:饿了2天  灾民抢着要食物

杨张华,另一名志工,在灾区开展救援活动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他仍然克服了一次又一次的困难。

“第一天晚上,我们收到消息说,那里有一间公寓,里面有一千多人,他们都饿了,没有水和食物,但我们很难进去,很难找到地方,也很难送货。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去了,找了条船,又划了回去。”

他回忆说,当他进入灾区时,他看到许多灾民被困在屋顶上或路边的二楼,他不停地喊着“Tolong”(救命)。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真的很难过。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尽可能快地运送物资。”

他回忆说,当他们在其中一套公寓里分发物资时,从送完物资的那一刻起,很多人都冲下楼去拿,因为他们已经饿了两天了。

他说,他们还与一群马来志愿者合作,借了一艘舢板,以便前往灾区分发物资。

“这群人中有一个是当地居民,他很了解这个地区,就带着我们进去,因为我们主要是在难以进入的地区分发物资。

“例如,当地有一条巷子,小船是进不去的,所以我们把舢板放在十字路口,下了船就进了巷子。巷子里有很多人没有补给品。”

他说,后来他借了一所学校作为清理工作的集合点,来自吉兰丹的校长也非常合作,他曾帮助过救灾工作。

“他也非常了解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快速地做每件事。我们都希望他们能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