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三顧茅廬,為船廠尋找接班人

蠟筆小丸子 2021/03/14 檢舉 我要評論

找接班人的事情看似很簡單,因為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遍地都是。但要找一位和自己志同道合,能力又強的人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了。

就說國家領導人的更替吧,要經過多年的物色和培養,才能最終敲定。而左宗棠在幾十天的時間內要找一個人來接受偌大的一個船廠,這種難度不亞於為國家找新的領導人。

一般來說,找個將軍、督撫什麼的接管就完事了。但左宗棠不是一般人,自然不會辦一般的事。他認為將軍、督撫都不適合接辦船廠,

因為這些人不僅公務繁重,而且經常調動,不能長久來管理船廠。經過一番篩選後,左宗棠挑中了當時丁憂在籍的前江西巡撫沈葆楨。

沈葆楨是何許人也,竟然能進得了左宗棠的法眼,讓我們細細道來。

沈葆楨,字幼丹,又字翰宇,男,生於1820年,死於1879年,漢族,福建侯官(今福州)人。他出生在一個傳統的士大夫家庭,科場順利,19歲中舉,29歲中進士。

他的才華與人品被舅舅林則徐看中,被招為女婿。沈葆楨成為全國性的知名人物,是因為在與太平軍作戰期間,成功地守住了江西省重鎮廣信府。

因此,沈葆楨在軍旅生涯中得到了曾國藩的賞識。經過曾國藩的推薦,他很快升任江西巡撫,成了獨當一面的封疆大吏。

更重要的是,沈葆楨不僅對清王朝忠心耿耿,而且對洋務事業也十分熱心,主張向西方學習先進科學技術,從而發展中國比較落後的經濟。

基於這些原因,左宗棠認為沈葆楨是主持福州船政局的不二人選。

21世紀最缺的是人才,倒退幾百年,在清王朝最缺的同樣是人才。

既然被左宗棠看中了,自然要想方設法地挖過來。為了表達誠意,左宗棠親自上門拜訪,希望沈葆楨能接受自己的遊說,扛起這個重擔。

有人說大多數人才都是一根筋,若想改變他們認定的方向是比較困難的事情。如今,左宗棠就遇到了這樣的難題。當沈葆楨搞明白左宗棠的來意後,便一口回絕了左宗棠的請求。

雖然沈葆楨暫時在家丁憂,但他有曾國藩做靠山,又名聲在外,仕途一片光明,沒有理由接受這麼一個區區的船政大臣的職位。

但左宗棠抱著咬定青山不放鬆的心態,繼續造訪沈葆楨,請他出山。

接連三次造訪後,左宗棠雖然費盡了口舌,但都被毫不留情地回絕了,這下他有些撓頭了。劉備三顧茅廬,諸葛亮都能出山。

難道這沈葆楨比諸葛亮都有本事嗎?這個問題暫時還回答不了,但眼前的情況至少說明沈葆楨比諸葛亮牛逼。

鬱悶無比的左宗棠想罵人了,但他硬是把一大堆髒話咽回到了肚子裡。

罵人雖然是一種情緒的發洩,但有時候也證明你實在是無計可施,才出此下策。左宗棠不會認輸,因為在他的字典裡根本就沒有「輸」這個字。

既然自己的面子不夠,可以請朝廷出面,他就不信這個狂人連皇上的面子也不給。

在左宗棠的力薦下,同治五年十月十三日(1866年11月19日),清廷發佈上諭,命令沈葆楨總理船政,還特許他有專折奏事的權利。

沒想到這個沈葆楨簡直就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面對朝廷的上諭,仍然以丁憂人員不應該參聞政事為由,一再請辭。

其實,沈葆楨之所以一再推辭,表面上看是怕影響自己的仕途。其實,更深的原因是創辦船政非常艱難,

具有很強的挑戰性,自己弄不好就會陷進去,不能自拔,不如當一個巡撫之類的高官省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