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故事 > 文章正文

曾國藩:憂鬱離世,成功過,也失敗過,輝煌過,也失落過

作者:蠟筆小丸子日期:2021-03-01閱讀:5
雖然,調查刺馬一案讓曾國藩暫時忘記了一些煩惱,但刺馬案若隱若現的內幕又深深刺激著他的大腦神經。 曾國藩開始為大清的前途憂心,鬱結在心中的悶氣讓他感到連呼吸都成了問題。 同治十年八月(西元187

雖然,調查刺馬一案讓曾國藩暫時忘記了一些煩惱,但刺馬案若隱若現的內幕又深深刺激著他的大腦神經。

曾國藩開始為大清的前途憂心,鬱結在心中的悶氣讓他感到連呼吸都成了問題。

同治十年八月(西元1871年9月),趁秋高氣爽的好天氣,曾國藩和好友踏上停泊在下關碼頭江面上的「威靖」號輪船,開始了為期兩個多月的軍事檢閱活動。

曾國藩一邊巡視,一邊欣賞江南的秀麗風景,心情自然也好了許多。

十月七日(11月19日)曾國藩一行到達上海,在當地官員的陪同下,開始視察江南製造總局的各種機器和輪船。

看到江南製造總局的造船技術在不斷改進,曾國藩很高興,但對木制艙板還是很不滿意。因為打起仗來,木板很容易起火燃燒。既然洋人能造出鐵甲艦,那麼中國人也不能落後。

曾國藩要求他們儘快造出鐵甲艦來,並說如果中國能有50艘鐵甲大艦,就敢和洋人在大海上一爭高下了。

然而,當他進一步瞭解江南製造總局的情況時,他的情緒就沒有那麼高漲了。因為江南製造總局不僅效率低、成本高,而且浪費也太大。

所以,沒准哪一天就會有人提議,停辦江南製造總局,乾脆向洋人去買軍火兵艦算了。這好像一股冷風,把曾國藩吹得清醒了不少。

既然出現了問題,就要解決問題,沒什麼可怕的。只要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不就萬事大吉了嗎?

可洋人辦工廠,都是廠方自己經營管理,以盈利為目的,所以效率很高。而中國正好相反,江南製造局全由公款生產,產品又全部直接調撥給軍營、炮臺,不講求盈利和效益。

經營體制的不同,導致了不同的結果,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曾國藩萬萬沒想到是這個結果,臉色開始陰沉了。因為只要大清存在一天,這個辦工廠的體制就不會改變。

照這樣下去,工廠總有一天要停辦。然而,如果中國不設廠自造武器,一切都靠買外國的,中國還拿什麼來自強?

大清已經腐敗到骨髓,本以為依靠先進的工廠,製造一些堅船利炮,和洋人一爭高下,結果卻是如此。

曾國藩越想越苦惱,製造鐵甲艦遙遙無期,復興強國也只是一個夢而已。他只覺得渾身乏力,忽然覺得一陣眩暈,接著便是張口結舌,不能完整地說出一句話來,再下去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經過全力搶救,三天后,曾國藩才慢慢清醒過來,但感覺這一次病的更加嚴重了。他深怕再次昏迷後就永遠也醒不過來了,自己肩負的擔子很重,許多事情需要在清醒的時候交代清楚。

六十年的人生歷練,三十年的宦海沉浮,二十年的戎馬生涯,已經使他對人世的一切都洞若觀火,對天地滄桑也了然於心。

只可惜他有一種油盡燈枯的感覺,於是匆匆結束對江南機器製造總局的視察,乘船回到了江寧。

在江甯的曾國藩心裡一直很憂鬱,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

也許是年紀大了的緣故吧,因為自己變得愛回憶往事了,回憶以前的崢嶸歲月,回憶那個曾經叱吒風雲的湘軍主帥。 

同治十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西元1872年1月2日),曾國藩搬進剛剛修建完畢的兩江總督衙門。喬遷之喜,慶祝、擺宴自然不能少,但曾國藩卻一點也提不起精神來。

江南的冬天雖然溫暖如春,但曾國藩覺得內心空曠無比,病情也逐漸加重。

兩個月後,曾國藩突發腳麻之症,頭暈目眩,舌頭僵硬不能說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