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教职工:自己被上了一课,一定要离“TLDM”字样的车远一点

朱雨欣 2021/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这么霸道?大马教职工表示,自己被上了一课,明明是自己的车被军用卡车撞了,但报案时调查官要求“息事宁人”,并指出如果政府车辆撞了私家车,就不能索赔!

一名教员在上班途中被一辆印有TLDM字样的军用卡车撞上。不料,报案时却被警员要求“息事宁人”,甚至向受害人声称“政府车撞平民车没有赔偿”,要求受害人自行向车险公司索赔。

来自芙蓉的事主叶女士(53岁,教职工)投诉,11月29日中午,她在前往芦骨上班的路上,位于拉惹祖玛安国中校门入口前。由于门前堵了两辆车,她被迫停车等待进入校园。不料,车后“砰”的一声巨响,她的车被尾随的军用卡车撞上了。

双方随即下车查看情况,事主坦言,虽然当时货车从侧面和后方“擦身而过”,但从轿车车位延伸至后座的乘客车门受损严重,甚至连油缸盖都被货车“刮掉”了。不仅如此,由于撞击力太大,最终导致四车连环相撞,停在前面的学生家长的车也被撞上。

“由于事发时正值学校开学,不少家长将车随意停放在路边,造成严重拥堵。长期以来,校门前路段经常发生车祸,却没有任何单位采取行动。”

各方随后前往波德申警区报案,但当受害人赶到了警察局,肇事的印裔军用卡车司机也赶到了警察局。然而,当接警员要求对方出示身份证和驾驶证时,对方毫不在意地直言“没有”,这让事主十分震惊。

事主回忆,报案期间,负责录取口供的警官“建议”事主与该名肇祸军人“和解”(Settle),这也意味着事主必须向车险公司索赔,并自行承担汽车维修费用。

“我没有过错,为什么要我承担维修费用?随后,另一名女警出面给我看,凡是政府机关或公共交通工具撞上私家车,都不能申请赔偿。”

她指出,她多次询问警员,对方只表示会发出报案证明,并要求受害人转交公共工程局(JKR)验车及索偿;翌日,事主根据警务人员指示,前往有关机关进行车辆检查及拍照存证。

官员们还强调,他们将把报告提交波德申警区跟进。

然而,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接到任何一方的后续电话。直到上周二(7日),事主向车险公司总部询问才得知,根据保单,任何政府部门造成的交通事故都不能索赔。

叶女士描述,警员在整个办案过程中明显缺乏积极的态度,但对闹事者非常友好。“侦查员甚至不愿见我,而是不停地和这名士兵聊天。”

对此,受害人认为,警方当时提供的所谓“证明信”事实上并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尤其是信中肇事肇祸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一栏被暂停使用,接警员也没有填写肇事肇祸人的个人资料,明显是敷衍应付。

受害人承认,她曾通过海军官网中的E-aduan发信投诉,但至今没有下文,甚至海军投诉热线也停止服务,这让她大为恼火。

“都是公仆,为什么对方是军人,出事后又用双重标准对待?反而被警察敷衍了。”

鉴于此,受害人也希望警方不要因为涉案人员中有“自己人”而试图蒙混过关,把责任推给无辜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