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故事 > 文章正文

左宗棠:天生我材必有用,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作者:蠟筆小丸子日期:2021-03-01閱讀:0
左宗棠的危機解除了,為他說好話求情的漢族官員還沒來得及慶祝,就被左宗棠準備退隱的決定給雷到了。 一些朋友紛紛來信加以勸阻,無非就是先替左宗棠打抱不平一番,然後說一些功高被人嫉妒之類的話語。 不

左宗棠的危機解除了,為他說好話求情的漢族官員還沒來得及慶祝,就被左宗棠準備退隱的決定給雷到了。

一些朋友紛紛來信加以勸阻,無非就是先替左宗棠打抱不平一番,然後說一些功高被人嫉妒之類的話語。

不過,他們的目的是一致的,希望左宗棠能繼續和太平軍對抗,等天下安定後,再隱居也不晚。

這些友人們對左宗棠的期望還是比較高的,可他們沒有經歷類似左宗棠那種一隻腳邁進鬼門關的感覺,有點兒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意味。

好在,左宗棠最後打消了「隱居」的念頭,一來是友人的勸告,還有一個更深的顧慮是,皇上已經讓他出來為大清效力,他無論如何都不敢明目張膽地違抗皇命。

不過,他實在是不願意再呆在幕府了,雖然他曾在這個地方運籌帷幄,也在這裡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樂趣,但這裡也差點成了他的葬身之地,

所以,左宗棠決定要離開這裡,他以參加會試為藉口,準備離開幕府。

駱秉章自然不想讓左宗棠離開自己,但看到左宗棠去意已定,而且形勢也緩和了下來,便沒有加以阻攔。

咸豐九年十二月(1860年1月),左宗棠向駱秉章告辭,薦劉蓉入湘幕,從而結束了他的第二次幕賓生涯。

接著,咸豐十年正月(1860年2月),左宗棠從長沙啟程北上,準備到北京參加為咸豐皇帝30華誕而特開的「恩科」會試。

三月初三日(3月24日),左宗棠一路冒著嚴寒,到達了湖北襄陽。

這時,左宗棠接到了胡林翼派專差送來的密函:現在那些誣陷你的人還不甘心,在暗地裡布下了網羅,而且「鄂帥(官文)

也正在策劃構陷你的方法,京師謠言紛起,千萬不要去,否則是自投羅網。只能靜覓時機,以圖東山再起。最後,還勸他到英山駐地相聚。

這些小人真是陰魂不散,自己不就懲辦了幾個貪官嗎,至於他們這樣趕盡殺絕嗎?這是什麼世道啊!在天子腳下都敢造次,這群人的能量真是不小啊。

左宗棠開始躊躇了,自己已經身處險境,前方就是火坑和陷阱,自己是勇往直前,還是……他立身天地間,四顧蒼茫,想想自己做師爺的那段日子叱吒風雲,多麼威風。

如今自己卻是如此得渺小和無助,不得已只好回頭去找胡林翼商量對策。

左宗棠是一個自信心極強的人,很少接受別人的意見。不過,這次不同,因為他甘願同太平軍在疆場拼死,也不願意被小人誣陷迫害。

所以,他從襄陽輾轉到湖北英山縣的胡林翼大營。

那時,曾國藩在安徽宿松駐軍,準備進軍安慶,聽說左宗棠抵達英山,就派專人把他請到了宿松,共商軍事。

於是,左宗棠又從英山抵達皖西宿松縣的曾國藩大營。

心中萬分悲憤的左宗棠恨不得向曾國藩討要一支軍馬,馬革裹屍以解心中的憤慨。多虧眾人勸說,他才打消了這個念頭。

不久,胡林翼也趕到宿松,李鴻章、曾國荃等也相繼來到宿松。他們一起暢談軍事,尤其以曾、左、胡三人聚在一起最多,往往要秉燭夜談,才能盡興。

這次宿松會晤非常重要,因為關係到湘軍未來的走向以及清廷的命運。

不知不覺,20多天就過去了,左宗棠雖然出了不少主意,但他覺得軍營不是自己的最終歸宿,深山老林才是他的終點。於是,他又想回湖南隱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