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遠征陝甘破回軍,血戰肅州城

蠟筆小丸子 2021/03/26 檢舉 我要評論

肅州是西北的重鎮,從甘肅進入新疆的要衝,也是回軍最後的一個強大據點。

1865年初,在陝甘回民起義浪潮的影響下,涼州(今武威)回民首先起義,接著馬文祿在肅州起義,佔據嘉峪關和肅州城。

清政府為了鎮壓新疆回民起義,急圖打通甘新通道,便命正在甘肅的新授烏魯木齊提督成祿先率兵攻取肅州。

由於馬文祿的勢力不斷加強,再加上肅州地勢險要,清軍的的多次進攻都被回軍擊敗。

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1868年,成祿和甘肅提督楊占鼇在「招撫」的名義下,與馬文祿講和。

後來,當左宗棠派徐占彪率十二營川軍從靖遠出發並在1872年初進到肅州高臺。

而馬文祿早就聽說左宗棠是一個厲害的角色,所以他聯絡了從西寧逃來的白彥虎餘部,以及從新疆入關的維族地方武力堅守抵抗,準備與左宗棠的部隊決一死戰。

到高臺的徐占彪沒有停留太久,除留一部兵力保護運道外,主力繼續向肅州城前進。

3月,清軍奪占了肅州城南三十裡的紅水壩,並繼續向塔爾灣和肅州週邊的其它回民軍堡壘進攻,企圖逐步佔領肅州週邊。

由於塔爾灣地勢較高,回軍不僅在這裡構築了堅固的堡壘,還在周圍挖壕築卡。在頑強抵抗的回軍面前,清軍的進攻步步維艱。

直到8月初,清軍才基本上攻佔了近城的回軍堡壘,而回軍已經退入到城內堅守。

由於兵力不足,徐占彪多次向左宗棠請求增兵。當時進攻西寧到了非常重要的時刻,左宗棠不想分兵,也無兵可派。

結果,苦戰的徐占彪始終不能對肅州形成合圍。

後來,西寧之戰接近尾聲時,左宗棠派陶生林率馬步五營赴援,在1873年1月到達肅州。

左宗棠還奏請清政府派往新疆的金順一軍二十營也來到肅州,參加圍攻。這樣,清軍才基本完成了對肅州的合圍。

剛開始,因為指揮上不統一,清軍的合圍並不嚴密。回民起義軍在城西禮拜寺和北稍門一帶修築了堡壘,所以仍然能突破清軍的合圍出入肅州。

後來,清軍陸續攻破了這些堡壘,佔領了城西禮拜寺,並在肅州城外挖了長壕,壕外築起堅厚的炮牆,牆外置木柵。

還在幾個要點修築了炮臺,才完全控制了肅州城出入的通道。這樣一來,肅州完全成為一座孤城,被攻破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難道肅州的回軍就這樣成了甕中之鼈了嗎?不會的,他們的「救星」來了。

白彥虎率領的陝西回民軍一路敗退,經山丹、甘州(今張掖)、高臺等地,接近肅州,在4月初進入塔爾灣。

此時,來個裡應外合,沒准就能擊敗清軍,解肅州的燃眉之急。

於是,白彥虎率部下將士從外面襲擊徐占彪的大營,馬文祿率部從城裡出南稍門夾攻。

這種局面是清軍沒有料到的,所以在回民軍地攻擊下,徐占彪、金順部清軍傷亡很大。

但是因為清軍人數上佔有一定的優勢,武器裝備又是一流的,再加上防守比較嚴密。

所以白彥虎和馬文祿最終也沒能突破清軍的防線,無法實現內外會師的預期目標。

不能解肅州之圍,自己就沒有立足點。白彥虎只好放棄與馬文祿合作的計畫,出走新疆,尋找其它出路。

白彥虎就好像一顆劃過的流星,讓肅州回民起義軍眼前一亮後,便又恢復了黑暗。別人是靠不住的,要想解圍,還得靠自己的努力啊。

此時,西寧之戰已經結束,除肅州外,甘肅各地的回民起義都已經宣告失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