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岁跳槽,宝腾汽车CEO李春荣可不是一般人,曾说:“我前三十年都是为宝腾准备的!”

司马姨 2022/04/28 檢舉 我要評論

一般而言,很多车企高管往往会扎根于一家企业,很少有高管会在五十多岁的时候选择离开原岗。而运营商将要揭秘的主人公也有着大龄跳槽的经历,他便是宝腾汽车CEO李春荣。

有关资料显示,李春荣是1964年生人,而他1985年时毕业于华中工学院,也就是如今的华中科技大学,此前他就读的是船舶及船厂电气自动化专业。2年后,李春荣就获得了华中工学院的管理系硕士学位证书。

也就是在同一年,李春荣开始加入了东风汽车,而5年后,李春荣就被委任为东风汽车公司采购部质量管理科的副科长。

之后,李春荣又相继出任为了东风汽车的质管科科长、采购部计划科科长以及时任东风汽车公司总经理的秘书。

而2001年时,李春荣开始出任东风汽车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室副主任,之后仅一年,李春荣就被任为东风悦达起亚汽车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并开始分管公司的销售业务。

不过,2005年时,李春荣因为公司股东之间的利益纷争,选择了离开东风悦达起亚这一“战场”。

而他也正好用这个时间赴美完成了麻省理工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的就读。

2年后李春荣回国了,而他就被东风汽车公司委任为了东风乘用车事业部的副总经理,同样是出任副总经理,只不过当时东风乘用车事业部才正在筹建中,尚未拥有可靠的基础。

而一年后的2008年8月,东风乘用车事业部变更为东风汽车公司乘用车公司,李春荣已然担任着公司分管销售的副总经理。

不过,在2017年时,李春荣还是选择了转身离开,而他下一站要奔赴的站点则是吉利,他出任为了宝腾CEO。据了解,宝腾汽车在同年被吉利正式收购。

但是他离开东风的原因不清楚。宝腾汽车建立于1983年,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汽车公司,是东南亚地区不多见 的整车制造商。

而那时候的李春荣实际上就已经有53岁了,如今他已有58岁,也期待他在退休之前将宝腾汽车做得更好。

“我前三十年都是为宝腾准备的!”

历史的细节,必然内有乾坤。岁月更迭,宝腾、吉利身份转换,多少因素堆叠,多少契机成就才能造就这样的结果!而李春荣与宝腾的相遇,也像是一场命运精心安排的旅途!

2017年6月23日,吉隆坡,吉利集团与马来西亚DRB-HICOM集团签署最终协议,收购DRB旗下宝腾汽车49.9%的股份以及豪华跑车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

被称为马来西亚“一汽”的宝腾是马来西亚工业化的重要标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马来西亚在马哈蒂尔的领导下,向东看学习日本,引入日系车型平台创立宝腾,并将其发展成为国民车品牌。在中国,宝腾汽车创立近20年之后,吉利汽车才拿到准生证。

十六年前,吉利开发出第一款拥有100%自主知识产权的车型自由舰,希望与宝腾合作在当地生产。安聪慧说起与宝腾第一次邂逅的场景感慨万千,“人家根本不理我们,看不上我们,也说句实话,我当时看宝腾也是高高在上看的,当年那个年代确实他们比我们强”

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就要结束的时候,89岁高龄的马哈蒂尔再次担任马来西亚总理,希望找个带宝腾走出困境的救星,最终选中吉利。吉利能从28家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并非在这场买卖中出价最高的一方,PSA给出的价格是吉利的5倍。

在完成3个月的交割后,李春荣作为吉利控股集团遴选的CEO最合适人选,踏上全新的征程。“我前三十年都是为宝腾准备的。”谈及自己的事业生涯,李春荣将其凝结成了这样一句话。

李春荣1987年上班时就进入体制内历练,从23岁时进入东风,经历早期的14年的积累,李春荣又进入到合资企业东风悦达起亚担任副总经理,开始一线营销生涯。2007年,在东风发展自主品牌关键时期,他又投身于东风乘用车事业中。

也因此,经历过中国汽车工业30年合资合作的经验与教训的李春荣,得以回避吉利与宝腾的融合之痛;常年在体制内浸淫,非常习惯于戴着镣铐跳舞的李春荣,面对宝腾内部错综复杂的部门结构和人事关系才有方法可谈。

李春荣是宝腾汽车成立34年以来首个执掌宝腾的华人。作为第十一任CEO,尤其是在跨文化的情况下如何破局,很多人坐看他出招,也有很多人等着看他的笑话。

褪去民族主义的大旗,国际化是一条“黄鹤不得过,猿猱愁攀援”的蜀道。它不仅有赤裸裸的商业竞争,还有复杂的政治环境,更有不同的文化意识形态,这些难以靠商业逻辑去捋顺的课题会一遍遍拷问着新团队的决策智慧。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国度。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不同价值观的客户群,怎么能把价值发挥出来?即便李春荣满腔热血,想要把吉利的经验和文化,中国人的优势、中国人的勤劳勇敢、中国人的奋斗精神带到宝腾。但马来西亚人并不容易理解中国人的奋斗精神,文化隔阂让同为黄种人的彼此像隔着一道透明的高墙,看不见,也不易打破。

一个重要启发来自于李春荣2007年4月份联合国的一次学习。在那次学习中,他MIT(麻省理工)校友、前联合国前任秘书长科菲·安南告诉他,“全世界很复杂,但是95%的问题都是人与人的问题。”

于是,他绕开敏感的文化碰撞问题,回归到“人”,在彼此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的前提下,追求商业利益。“我们不谈宗教、不谈人种,不谈政治,只谈商业,我们不远万里来到马来西亚,就只为宝腾的事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