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書生緣何成就戰神本色

蠟筆小丸子 2021/03/10 檢舉 我要評論

這位白袍將軍到底有何魅力,得到毛主席和田中芳樹的如此青睞呢?讓我們看看陳慶之和他的七千白袍軍封神之路。

日本作家田中芳樹所著的中國歷史小說《奔流》,記錄了南北朝時期一位元白袍將軍陳慶之的豐功偉業。

陳慶之,這個名字並不為多數國人所知,但其傳奇的一生讓人感歎,只因生在南北朝這個被正統歷史所遺忘的時代,其光輝事蹟也由此鮮為人知。

但翻開塵封的歷史檔案,依然有很多文人墨客,被他那迷人的風采所吸引,尤其是小說《奔流》的問世,讓世人重新認識了這位元不世出的名將,

如果細細品味歷史,你會發現,這位偉大的將軍縱橫沙場,創造出的驚人戰績,稱之為「戰神」,絲毫不為過,

就連偉大領袖毛主席每次讀到《南史·陳慶之傳》時,都會擊節讚歎:「再讀此傳,為之神往!」

那麼,這位白袍將軍到底有何魅力,得到毛主席和田中芳樹的如此青睞呢?就讓我們一起走近1500年前的那場歷史迷霧之中看個清楚吧!

以陳慶之為原型的梅長蘇(圖片來自網路)

「本非將種,又非豪家」的「素人」出身

梁武帝蕭衍對陳慶之的評價是:「本非將種,又非豪家,觖望風雲,以至於此。可深思奇略,善克令終。開朱門而待賓,揚聲名於竹帛,豈非大丈夫哉!」

可以想見的是,在南北朝那個講究門第出身的年代,尤其是出身于「衣冠南渡」後的以正統自居之南朝,

作為庶族出身的陳慶之,是如何從一名文弱書生成為寒門將種的呢?

說他寒門,這估計並不難解釋,而說他「文弱」,很多人難免會有疑問,畢竟他征戰沙場的不凡戰績擺在那兒,

一般人恐怕會把他想像成為長阪坡七進七出的常山趙子龍那般,覺得他應該是一位武藝卓群英姿颯爽的威猛將軍。

但事實卻讓人大跌眼鏡。據《梁書·陳慶之傳》記載,「慶之性祗慎,衣不紈綺,不好絲竹,射不穿劄,馬非所便,而善撫軍士,能得其死力。」

翻譯成今天的話,就是說「慶之性格恭敬謹慎,衣服穿著樸素不華麗,也不像一般名士那樣喜好音樂,更不擅射箭騎馬,但他能善待軍士,使之以死效力。」

可見,陳慶之就是我們傳統意義上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這跟影視劇《琅琊榜》中的「麒麟才子」梅長蘇倒是頗有幾分相似之處。

真是難以想像,他是如何以文弱之體征戰沙場、創下後面那麼多輝煌戰績的。

據載,陳慶之(484年―539年),字子雲,義興國山(今江蘇省宜興市)人。

作為一個出身寒門的文弱書生,他的進階之路可比一般人要困難得多,但他有個先天的好條件,這恰恰是一般人難以望其項背的優勢,那就是他離九五至尊的皇帝很近。

天監元年(502年),蕭衍受禪登基,建立南朝梁政權,是為梁武帝。眾所周知,梁武帝身上有很多的標籤,

比如「和尚皇帝」 「文學皇帝」 「餓死皇帝」,當然,還有個很重要的標籤,那就是「棋癡皇帝」。

正是這位「棋癡」蕭衍,在登基為帝后,將年僅十八歲的陳慶之帶入宮中,擔任主書一職(相當於秘書),

至於為何要指定這麼一位無門無派,且文不能提筆安天下、武不能上馬定乾坤的「素人」在身邊,歷史沒有記載。

梁武帝其人,雖然不算是千古明君,但也算帝王中的佼佼者。比如他的文學水準,陳慶之絕對只能仰望,

因為蕭衍寫過《春秋問答》《孔子正言》,據說還曾經編著過一部六百卷的《通史》,很可惜到了宋代已經失傳。

就連詩詞,蕭衍都玩出了個新高度。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竟陵八友」,他跟王融、謝眺是基友,他的《燕歌行》是最古老、最完整的文人七言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