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万请40岁女佣,本地女艺人:「结果来了70岁老妇!」

司马姨 2022/08/21 檢舉 我要評論

「我要请中年女佣,结果来了老妇!」

本地一名资深女演员兼歌手阿扎依丽(Azza Elite)支付了1万令吉给一家女佣中介公司,要求一名40岁及以上的女佣来帮忙照顾她的小孩,结果报到的是一名70岁老妇,还在第一天上班就明言「我没兴趣照顾孩子!」

根据马新社报导,44岁的阿扎依丽是被女佣诈骗集团欺骗的众多受害者之一。

她说,在行动管制令(MCO)期间,她和丈夫因为要上班,所以想聘请一名女佣照顾他们4岁儿子,没想到中介公司把「货不对办」的女佣推给她。

「根据条款,我要求的是一名可以照顾我孩子的40岁及以上的女佣,但是女佣中介却给了我一名70岁的女佣,而且她对照顾孩子不感兴趣。」

她说,该名70岁女佣只工作了3天,她就把女佣退还给中介公司。令她大为不满的是,中介公司没有换人给她,也没有退款。

阿扎依丽事后将此经历分享在Instagram上,引起网民的关注;有关的中介公司过后有退回部分款项给她,但数额不多。

她劝请有意聘请女佣的民众要谨慎,提防无良的中介,并建议民众向有聘请过女佣的朋友请教及获得更多信息,以及通过可靠和有注册的中介聘请女佣。

报导指出,除了阿扎依丽之外,近日也有不少人聘请女佣时受骗。最近,国内有一对已婚夫妇上网下订女佣清洁服务时被骗,短短12分钟内就被诈骗集团骗走了3万令吉存款。

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UPM)人文发展科系高级讲师沙米尔慕哈扎博士受访时说,不法集团走私非法移民来满足本地雇主聘请女佣的需求,并非是新鲜事。

他说,虽然目前没有实际的数据,但媒体报导显示,在冠病疫情期间,贩卖人口或移民,尤其是女佣骗局十分猖獗,许多受害者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们的痛苦经历。

「冠病疫情期间,所有涉及外籍劳工的部门都受到了严重打击,例如建筑业和酒店业也受到波及,因为政府遣返所有的外籍劳工,其中女佣领域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

「虽然在行管令的早期阶段许多人都在家工作,但后来政府在2020年5月重新开放经济和社交活动后,分阶段让经济和服务业重开,导致劳动力的需求增加,尤其是女佣市场,间接导致贩卖人口活动发生。」

他说,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让诈骗集团蠢蠢欲动了。

「在贩卖女佣的事件上,我认为更多的是偷运移民,同时也涉及人口贩卖问题。」

沙米尔透露,诈骗集团采用两种干案手法来欺骗需要女佣服务的雇主。

「第一种手法是,诈骗集团通过WhatsApp发送在国外工作的女佣的照片和护照给潜在雇主,其中WhatsApp号码是外国号码,以让潜在雇主相信这是真实的交易。

「接着他们会通知雇主,女佣将准备搭乘下一班航班来马,但所有费用将由雇主承担,费用包括机票、健康检查、冠病检测等,这些费用将提前在雇主的抵押金扣除。」

第二种手法则是,诈骗集团会在雇主支付约6000至1万2000令吉之前,出示在国外工作的女佣的照片和护照,以欺骗雇主。

「两周后或拿到第一个月份的薪水后,女佣就会逃走,这全是中介的计划,事后会把雇主支付的抵押金跟女佣平分。诈骗集团会将女佣送回雇主家,因为不想让雇主知道他们进行黑箱作业。」

沙米尔说,诈骗集团看似提供了很好的服务,甚至把女佣送回雇主家,但实际上,这是要方便他们进行诈骗活动,以欺骗其他的雇主。

他认为,执法当局应加强执法力度打击贩卖女佣活动,并指担心此类犯罪活动会严重影响我国的经济、卫生和国家安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