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教养特殊儿8年, 大马单亲爸“孟母三迁”,妻子早已承受不住离开

司马姨 2022/06/16 檢舉 我要評論

“我走了,孩子一个人在家……”

7年前的那个下午,张志鸿接到妻子的一通电话后飞奔回家,一开门只见蹒跚学步的2岁多儿子小铭乐一个人留在家。

那一刻,他几乎崩溃,只能抱着儿子流泪痛哭。

铭乐自小脑部组织发育不健全,影响了视觉。

从此以后,张志鸿的人生骤变。当时33岁的他,成了单亲爸爸,视觉不清、四肢不协调、有语言障碍的特殊儿小铭乐,从此失去了母亲。

哭过以后,张志鸿收起悲伤和自怨自艾,他认清事实,接受命运的安排,父兼母职扛起抚养孩子的责任,也不再用负能量面对生命与生活。

8年过去,小铭乐如今10岁了,还不会用言语表达与沟通,偶尔癫痫发作。

不知8年来如何挺过来

今年40岁的张志鸿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我都不懂自己到底是如何挺过来的……”

10年前,铭乐因为呼吸不顺畅,先是被诊断出心脏有孔,4个月大就接受心脏手术,接下来又被发现眼珠无法对焦,没有视觉反应,两夫妻带着铭乐奔走医院。医生告知他们,铭乐因脑部组织发育不健全,影响视觉。

在铭乐一岁多的时候,当其他同龄小孩开始会发出简单的单词,铭乐还是没有开口说话。经诊断证实,铭乐因眼睛看不清楚而影响语言学习,过后也发现铭乐还有手脚不协调的障碍,2岁多走路还歪歪斜斜。

只有中三学历的张志鸿,原本和越南籍妻子一起当小贩。孩子出世后,档口交由太太打理,他以伸缩性的工作方式到朋友的工厂工作,维持家里的开销和孩子的医药费,同时也有时间奔走医院。

妻承受不住离开

生活的压力、孩子的病情、长辈的压力,终于把爱情磨光。铭乐两岁半的那一年,妻子承受不住离开,留下他和铭乐相依为命。

他一个男人,照顾特殊孩子与所有家务。“太太离开的那几年最艰难,真的想不起自己到底是怎幺熬过的……户口的存款还是零,生活也没有改善。”

感恩与儿子健康活着

尽管日子艰难,他感恩自己和儿子依然健康活着,挺过冠病疫情的这两年。

30到40岁是一个男人在事业上拼搏的黄金时期,但张志鸿要肩负独自养育特殊儿的责任,所以把一切重心都放在教养孩子上。

“或许自己没有事业目标吧!太太离开的第一个烦恼就是孩子该由谁照顾?毕竟他不是一般的孩子。”

他曾经让儿子到一家自闭症中心就读,当时的上学时间是早上9时到下午4时,但没有想到的是,原来这家自闭中心在年尾学校假期时关闭,他因无法请假太久,所以只好再找另一个适合铭乐学习的地方。

如孟母三迁般寻校

张志鸿犹如孟母三迁,不停寻找一间又一间的中心,只为给孩子更好的学习环境。这一次,他找到了距离麻坡30多公里以外,在马六甲的一家特殊儿童学习中心。

就这样,他开始了每天从麻坡到马六甲一趟45分钟行程的跨州接送生涯。“没办法,我自己不会教,只能努力给孩子找最适合的学习环境。”

为儿转当特殊儿童中心助教

由于路程遥远,张志鸿最后辞掉朋友工厂的工作,选择加入这所特殊儿童学习中心当助教,和孩子一起放学,“为了儿子,我可以学习和做出各种的尝试。”

问他会对本身的遭遇有所怨言吗?张志鸿说:“以前多少都有埋怨过,但时间很短。曾想过把儿子送走交给别人照顾,自己就可以安心的工作,但是最后还是不忍心。

“他是我的儿子,变成这样,他也不想的,是我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他甚至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太太已经离开了,我不能再抛下他。 ”

助教的这一段旅程,给了张志鸿很多感悟和学习。他心态调整了,也学习如何更好陪伴儿子。在这里,他遇见了2名好老师,其中1名老师让铭乐住在马六甲,然后跟另一老师轮流照顾他。

带着儿子铭乐参加特殊孩子亲子福音营,张志鸿(右)看来是那一届唯一带着儿子赴会的单亲爸爸。

感谢2老师相助

这样的安排,让张志鸿得以安心重新回到麻坡朋友的工厂工作,直到铭乐上小学。对于这两名老师的相助,张志鸿至今仍深深感激。

他之前参加“特殊孩子亲子福音营”时,看到很多不同家庭的特殊儿。“那个营会里,有自闭症的、有过动儿和唐氏儿等……我知道,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生活这幺艰难,有好多家庭、有好多人跟我一样,面对生命和生活各种的考验与挣扎。”

所有特殊儿的父母都一样,大家都在担心孩子的未来。而他,衷心感谢这一路给予他帮助的家人和朋友。

父亲节即将到来,问他最想铭乐送他的父亲节礼物是什幺?

张志鸿最想收到的父亲节礼物,就是儿子铭乐可以说话,可以用语言跟别人沟通,那他就安心了。

最想收到父亲节礼物铭乐可开口说话

“我,我最大的心愿,最想收到的父亲节礼物,就是铭乐可以说话,可以用语言跟别人沟,不会的事,开口问就可以了。”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事情,是这个男人一生最大的心愿。

“铭乐不会讲话,肚子饿会按着肚子,要小便会摸他的生殖器官、要大便就发出‘嗯嗯’的声音。”他说,铭乐听得懂别人讲话,但是不会表达。

“他发音和咬字不清楚,所以外人很难明白他在讲什幺。”

感悟到可说话多幸运

他感概地说,因为儿子,他真切地感受,可以开口说话,是一件多幸运的事,但是很多人却用这个祝福来抱怨,口出恶言。

“我曾经带过儿子去给语言治疗师治疗,但治疗师说,因为铭乐的眼睛看不清楚,看不到其他人的口型和如何发音,所以就不会讲话,也不懂该如何教他。”

自从前妻离开以后,张志鸿变得更感性,更懂得女性为人母还要兼顾家庭事务的辛苦,也知道要对生活中细小的事务感恩。

在爸爸不离不弃的陪伴下,铭乐已经10岁进入麻坡一所国小的特殊班就读。

如今,儿子在麻坡一所国小的特殊班上学,那里有专业的老师可以教儿子“摸字”,也找到一个保姆照顾儿子,他放工后可以把儿子接回家中。

提到是否想过再娶,他坦言,不敢想,也不刻意,一切顺其自然。

“我深知自己的情况,带着这样的儿子,对女方也不公平,而我,是不可能抛弃铭乐的。”

有人说娶越南籍太太就有离开的“风险”,张志鸿认为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每个人的遭遇都不同,也有很大部分留在这里,跟丈夫家人过着美满家庭生活,甚至有些老公去世了,妻子还留下继续照顾孩子,我都见过。”

他说,前妻是因为担忧孩子未来带来的压力,再加上岳母要她回越南,所以承受不住便选择离开。不过,他没有因此而一直陷入懊悔状态。

“眼前的一切,不是后悔就能改变的事实,而且,怎幺说我们也曾有过一些美好的记忆。”对他而言,这是人生成长的一个过程。

虽然生活不容易,张志鸿(左)还是和儿子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乐趣。

这一路获益不浅

不管怎样,他说,这些事件包括铭乐都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包括学会用同理心去对待特殊儿童,更理解和包容特殊父母的痛苦。

他说,对特殊儿的单亲父亲来说,只要看到孩子今天比昨天进步那幺一点点,如会开灯、开门、开风扇,他都乐得一整天。

对于其他可能跟他有相同经历的单亲爸爸,张志鸿希望这些爸爸一定要先好好照顾自己的心灵,这是最重要的。

生活总要过下去

“遇上这样的事,要抱着一个甘心、乐意的心态去面对。

“不要觉得遇上这样的事,人生就完蛋了。日子走下去,问题总会有,但是生活总要过下去。”

他说,如果遇到困难,不要害怕开口寻求帮助,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有限。

采访手记:唯一带着特殊儿赴会父亲

我是2018年“特殊孩子亲子福音营”的其中一名义工。那一年当大部分的家庭都是父母带着特殊儿来赴会,只有少数的妈妈一个人带着特殊孩子,而张志鸿是唯一带着特殊儿赴会的父亲。

我对这对父子留下深刻的印象,直觉告诉我,这对父子背后应该有很多带着泪水的故事。看着小小不会说话的铭乐,紧紧牵着他的父亲,总会忍不住偷偷多看几眼。

身为3个孩子的母亲,这样的画面看了让我心疼。我的父亲在我5岁的时候意外逝世,父亲这个角色,对于我而言充满很多的疑问与好奇。

我总是在观察别人的父亲和孩子相处的模式,然后想象如果我的爸爸还在世,他会是一个怎样的父亲,会给我什幺样的成长回忆,我们会是什幺样的一对父女?父亲在我生命中永远缺席了,不过我总是希望,父亲还健在的家庭,可以创造更多美好回忆的父子、父女,珍惜眼前人,留下这一辈子最动人的回忆。

没有了母亲,张志鸿还是身兼母职,尽可能给孩子快乐的童年。


用戶評論